陆未°

愿无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

徊光(2)

-------------------------------------------------------------

乱七八糟的食用说明。

1.全员性转学院向,邱喻是主线,副线叶喻黄喻可能后面会有王喻【?】占tag歉。

2.小邱初三进高一,玟舟高二进高三。

3.文笔渣!文笔渣!文笔渣!【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喻玟舟在飞机上睡着了。

 

她向来浅眠,纵使梦中,意识也极不安稳。

 

她梦见很多人。

 

很多人,热热闹闹的说着笑着,却都与她无关。

 

她站在一旁,刚开口打算说些什么,那些人的影像就一片一片的碎裂开来,湮没在她的指尖。

 

她于刺痛中惊醒。额前冷汗打湿了细碎刘海。

 

 

 

 

蓝雨私立女子学院门口,站了个女孩。

 

眉目精致,皮肤白里泛红,黑发束起的马尾末端做了金色挑染,像个洋娃娃。

 

直到一辆出租车在校门口停下。后座坐着她再熟悉不过的人。

 

黄少恬没掩着笑窜到车子后箱拿旅行箱 “我还以为你忘记报名了呢打算在哪儿呆一个月呢可算回来了,昨天h市下着雨你淋到没有诶玟舟你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差?”

 

黄少恬停下了每日例行的话唠,看着喻玟舟近乎苍白的脸皱眉。


喻玟舟笑起来的样子,让她站在时光里,几近模糊了信仰。

 

但是为什么那么难过。

 

 

 

喻玟舟率先推开了宿舍的门,被一个月积攒的尘灰呛到咳嗽。

 

“玟舟玟舟郑轩肯定下午才来我们我们打扫完卫生再去报名回来了就直接睡觉吧。”黄少恬冲到角落扛起扫把刷刷刷。“来啊~造作啊~反正有~大好时光~”

 

喻玟舟轻轻一下拍在她头上,“那陪你造作一辈子。”

 

黄.剑道社话唠社长.少恬,脸红了。

 

 

“玟舟你这是犯罪你知道吗知道吗知道吗知道吗。”

 

“什么罪名啊?”

 

“调戏未成年!”

 

“看不出来。”

 

“我靠靠靠靠靠靠靠我要代表正义制裁你。”

 

小小的宿舍里,马上步入高三的两个女孩闹成一团,黄少恬散开的长发和喻玟舟的栗发缓缓相缠,仿佛并生藤蔓,从最初,到最末,彼此吮吸,彼此依赖,从未分开。

 

如果那时没有一柄斧子从根部凌然劈下。就该是这样。

 

可惜没有如果。

 

 

 

 

其实黄少恬一直到晚上都没有什么真实感。

 

自己陪着喻玟舟走了十来年,按说是什么都明白参透的,唯独在关于那人的判断上,屡屡失手。

 

大概玟舟都不知道自己的决定正确与否。

 

送喻玟舟去h市的时候,简直以为她不会回来了。

 

可喻玟舟回来了,回到了她的身边,只是显得那么疲惫,那么憔悴。

 

在干涸裂开的土地上要浇多少水才能恢复成先前的模样?黄少恬不知道,但是她知道的是,喻玟舟短时间内不可能分心。不可以分心。

 

岁月还长,急什么呢。

 

她望着上铺的木隔板,合上眼睛。

 

 

 

其实在喻玟舟下飞机后,手机就在口袋里轻轻动了一下。

 

有两条消息,其中一条是来自黄少恬的。

 

----快来报名啊玟舟你打算打消这个黄喻连体婴同去报名的蓝雨传统吗吗吗吗吗吗吗吗吗???

 

她笑了笑,回复了一句。

 

----乖,马上来。

 

然后伸手拦了一辆的士。

 

第二条消息她扫了一眼,没有点开。

 

杭州女孩的关心和问候以一种理所当然的姿态躺进了手机信箱里。

----到了吗?

 

 

 


徊光 1.

主邱喻    性转学院   《徊光》

-----------------------------------------------

乱七八糟的食用说明。

1.全员性转,邱喻是主线,副线叶喻黄喻可能后面会有王喻【?】占tag歉。

2.小邱初三进高一,玟舟高二进高三。

3.文笔渣!文笔渣!文笔渣!【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在通道徘徊的光明,终将漏出暗色管道,然后以滑翔的姿态,拥抱整个世界。

                                              ---------------------------------题记

 

那时她们都还很年轻,还都是可以笑的放肆轻狂的年岁,黄金时代的步调轻缓舒和,彷如一阵轻音乐,能形成对事物的好印象。

 八月的夜风拂过并不平静的海面,深蓝色的大海在黑漆漆的天空下显得格外诡异,海浪声就像是遥远的呼吸一样,在耳边低叹着。

 有人坐在窗台软榻上,手中香烟燃腾的白丝淹没在黑夜里。 

 仅那一星半点的火光并不能让邱菲看清什么东西,她悄无声息的睁开眼听着那人走近床榻,活动了一下手腕,想着是用柔道还是剑道流放倒这个不轨之徒效率高,房间里的人大约一米七左右,很瘦,呼吸和脚步都极轻,像是羽毛落在雪地上。

 突然亮起的灯光让邱菲有些无法适从,巩膜急剧收缩。

 女孩从容的倒了杯水,静静的站了一会儿,仿佛是在等邱菲的眼睛适应骤然到来的光线,只是垂眸等待这样的动作也能看出她的习性修养,温和的气场如江南空气里常年掺杂的水汽,盈满不大的房间。

 “感觉好些了吗?”她递水给邱菲,问。

邱菲坐起来接过水,下一步没了动作,“谢谢。”

 对方狭长温柔的眸子注视她半晌,声音微哑,平白添了不属于这个年龄的成熟,“当时你大概是溺水了,使不上什么劲,我恰好在深海区。”

 “谢谢。”

 “不用谢,你休息一下,换身衣服下来吃饭吧。”

 邱菲点头应下,从背后看女孩的栗色发丝瀑布一样从发际线上一路滑下去,肩头到腰际的曲线柔美的像是连绵起伏的月牙色山脉。

 “我叫邱菲。”

 已经拉开门的女孩步子一顿,片刻后回头,笑的温柔,“我是喻玟舟。”

 然后是小幅度礼貌的关门声,只有碾掉的烟蒂安静的躺在烟灰缸底。邱菲坐了几分钟,将玻璃杯里的水小口喝下。

液体是温润的,带着刚刚好的热度。

 



喻玟舟对白斩鸡的偏爱显而易见,在其他菜肴上齐之后依旧不偏不倚的夹了三筷子在碗里。

 邱菲笑了笑,在喻玟舟垂眸吃饭的时候悄无声息的将白斩鸡和西湖醋鱼挪了位置。

 喻玟舟抬眼那一瞬间,栗色瞳孔流露出几分温柔。情绪的给予却越过了眼前的邱非,目光随着时间的推移在邱菲看不到的深处渐渐涣散下去,尽头一片荒芜。

 

吃完晚饭后,已是凌晨时分。

 这是八月份的最后一天了,开学在即。喻玟舟不是本地人,该回去了。

 她们走了很长的路,从酒店到邱菲家,邱菲话不是很多,好在喻玟舟不会因为两人间的沉默而尴尬,反而偶尔表露出几分享受的意味。

 院落里有风吹落暗枫色的暑气,秋天很快就要来了。寒暑不过一刹,邱菲看着茂盛而依稀泛黄的叶片,有些感伤。

 “喻......?”邱菲突然不知该如何称呼她,叫全名过于生硬,叫玟舟太过亲近,进退维谷,怎样都不对。

 “我七点上飞机,大约睡醒了就到家了。”喻玟舟友善的笑,但是并没有接她中断的话语,“要开学了呀。小邱学习加油。”

 邱菲沉默了一会儿,转身跑上楼,开门匆忙关门紧促。

 喻玟舟静静的站着,长发搭在脑后,望着拿着手机向她跑来的邱非,没说话。

 她接过邱菲的手机,互加了微信qq好友。

 “电话也要?”

 “嗯。”

 喻玟舟低低的一句话飘散在风里,邱菲没有抓住,她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别太固执啊。”


--------------------------------

在这里和一个姑娘道个歉,当初她帮我改了改这开头一篇但是因为手机损坏,她修改过的版本不见了,万分抱歉,亦不胜感激。

 

 

 

 

 

 


无题

#但愿在茫茫人海中,我的眼神你会懂,但愿我们能温柔的目送#
邱非,邱非。
喻文州这样温柔而低沉的唤着那人的名字,月光如水静谧。
他轻轻的对睡梦中的人笑。
那人大抵是睡的不太安稳,翻了身又抓着栏杆不放。
喻文州也没阻止,只是把人的被子掖了掖。
他慢慢的说着一个故事。
故事有些长。在喻文州讲完之前,邱非醒了。
邱非听到很多很多的细节。
而喻文州的声音依旧是平静的。仿佛那段光阴在他脚下一寸寸变瘦变枯,然后消遁,死亡。
邱非没有动。
他在听喻文州说。
喻文州知道邱非醒了。可他也没有说。
时间错位的痛苦终于开始显山露水。
——“喻队,我喜欢你。”
——“小邱,你还很年轻。”

——“喻文州,我喜欢你。”
——“小邱,何必呢?”

——“文州,我喜欢你。”
——“小邱,我要结婚了。”

喻文州缓慢的在时间里穿行,仿佛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只有邱非知道,那和以前不一样了,比如那时的水杯他已经没有再用,再比如当初的运动服他已经挽不到胳膊肘,细瘦的臂膀间徒留空荡荡的宽大。
比如他不再会年少轻狂的和邱非谈一场长达三年的恋爱。
时间剥夺他的青春,也教会了他敷衍。
故事讲完后是很长时间的沉默,喻文州只是笑,然后起身向门外走去。
最后的最后,没有人再回头。
关门声和来时一样轻,却在人心上砸出一道一道水纹。
“再见了。”